根植内在土壤建设创新名城

2019年05月08日 10:08:28 | 来源:南京日报

  科学技术尤其是颠覆性应用型技术,决定了城市的繁荣及其在国家甚至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的位置。南京应从打通全省、全国甚至全球发展瓶颈上,通过基础科学和应用科技发展双管齐下,实现南京科技创新实力的全面提升,为周边城市、江苏省及全国、全球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技术和服务输出。

  在科技创新发展上,南京的对标城市是深圳,但南京的禀赋条件与深圳有着较大区别。南京具有丰裕的科教资源,人才聚集,而深圳拥有的科教资源较匮乏;南京拥有一大批竞争力强的国有企业,深圳拥有的是众多精而强的民营企业;南京是调控能力强、调控资源丰富的政府“掌柜”,深圳是应声而迎、只做服务的政府“店小二”。

  两座城市的创新基础条件不同,决定了两者创新的具体路径和方式不同。和深圳利用特区政策红利撬动市场机制、以市场力量集聚创新要素相比,南京需根植内在土壤,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名城。

  基于科技创新硬实力提升战略地位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强调,“中国要强盛、要复兴,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,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。”科学技术决定了国家在全球中的战略性地位。同样,科学技术尤其是颠覆性应用型技术,决定了城市的繁荣及其在国家甚至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的位置。南京应从全省、全国甚至全球发展瓶颈上,通过基础科学和应用科技发展双管齐下,实现南京科技创新实力的全面提升,为周边城市、江苏省及全国、全球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技术和服务输出,成为国家强盛、复兴的战略性支点,成为我国甚至全球科技发展的重要发动机。

  一方面,继续增强南京基础科学研究能力和水平,提高原始创新能力。南京是全国重要科研教育基地,拥有众多实力雄厚的高校和研究院所,院士、研究生及以上人才数量全国前三,基础科学研究的功底深厚。虽然基础性研究一般难以直接价值化、产业化,对于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有限,但在国家或人类发展层面上,重大基础科学研究推动了国家的更迭崛起,影响了人类认知、生产生活方式的重大转变。南京应致力于弥补我国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中的短板,继续加强对基础性研究的扶持,提升自身在重大基础科学领域的原始创新能力,为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提供战略支撑。

  另一方面,以科技产业创新中心、新型研发机构等为支点,提升南京应用型科技研究和重大科技成果转化能力。在创新驱动发展阶段,城市之间的经济竞争表现在产业竞争、企业竞争上,而产业竞争和企业竞争的内核,是应用型科技研究和科技成果转化能力的竞争。当前南京给出的方案是“两落地一融合”,即推动科技成果新型研发机构落地,推动高校院所与城市融合发展。在“两落地一融合”中,培育和引进新型研发机构是关键抓手。相对于传统研发机构,新型研发机构能够完美地将技术研发、技术转化、人才培养三种功能集结于一身,避免了研究机构、应用机构和人才培育机构三张皮,充分利用了南京高校院所和人才资源优势,解决南京创新发展难题。

  整合区域创新资源,深度对接企业发展需求,营造粘性创新环境

  创新可分为三个层次:科技创新、制度创新和创新体系。其中科技创新是内核,制度创新是直接支撑,而创新体系是生态网络。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、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出“要坚持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‘双轮驱动’,以问题为导向,以需求为牵引,在实践载体、制度安排、政策保障、环境营造上下功夫,在创新主体、创新基础、创新资源、创新环境等方面持续用力,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,提升国家创新体系整体效能。”南京走创新发展道路,实现科技创新实力大幅度提升,要进行体制机制、制度上的创新,要营造以创新为特征的生态土壤。

  南京创新名城的内涵包括“五名”和“五最”,其中“五名”是名校、名所、名企、名家、名园区;“五最”是建设开发创新氛围最佳城市,建设创新效率最高城市,建设资金流、信息流等枢纽功能最强城市,建设知识产权保护最严格城市和建设营商环境最优城市。“五名”构成了创新生态网络中的主要节点,而“五最”则构成了支撑节点密切连接的环境。

  粘性的创新环境强调的是环境对高新技术企业具有粘连作用,企业对环境极其依赖,企业一旦脱离某一区域创新生态环境很难更好发展。为吸引高新技术企业、创新人才等,不少地方政府都出台了优惠的财税政策和绿色通道,这已成为营造创新环境的重要方式。但这种方式容易被模仿和借鉴,创新环境竞争最后演变成了地方政府的财政竞争。当前,高新技术企业除了对税收、地价敏感外,对影响企业发展的上下游配套更敏感。政府在营造粘性的创新环境不仅仅需要出台优惠政策,完善相关体制机制,更应该深度对接企业的发展需求。对于南京而言,政府掌控和可调度的资源较雄厚,在搭建创新型企业所需要的发展平台方面极具优势,需对可调度的资源进行整合,深度对接高新技术企业需求,营造出具有粘性的创新环境。

  释放国有资本活力,优化科技金融体系建设

  深圳、杭州等城市创新的主导力量是民营经济,而南京的优势在于国有企业。南京集聚了一大批资金雄厚、技术实力强的国有企业,国有经济占比相对较高,调动国有企业创新积极性对南京创新名城建设意义重大。

  金融是经济活动的血液,南京创新名城建设离不开科技金融体系支持。与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等城市比较,南京风险资本规模相对较小,创业投资不活跃,很大程度抑制了企业的创新发展。解决风险资本不足是当前南京创新名城建设面临的重要难题。

  解决途径一是增强财政资金对社会资本的“四两拨千斤”功能。通过整合各类科创扶持资金、专项基金,与社会资本合作设立天使子基金,增强政府融资平台对中小企业的融资担保力度等多种方式,实现以财政资金撬动社会资本,参与南京创新名城建设。

  二是充分释放国有资本的创新创业投资积极性。鼓励有条件的市、区属国有企业依法依规、按照市场化方式设立或参股创业投资企业和创业投资母基金。信息共享,建立国有资本与园区高新技术企业融投资平台,强化国有创业投资企业对种子期、初创期等创业企业的支持。另外,与多层次资本市场进行联动,发挥资本市场功能的同时,鼓励创投并购重组实现退出。激励国有资本参与创业投资的核心是要完善激励机制,健全符合创业投资行业特点和发展规律的国有创业投资管理体制,完善国有创业投资企业的监督考核、激励约束机制和股权转让方式,形成鼓励创业、宽容失败的国有创业投资生态环境。

  (作者为中共南京市委党校经济学博士)